台北建案日本名帅冈田武史退休:他的笔下,你能读懂

2019-01-14
冈田武史。
【编者按】
4月9日,据日本《日刊新闻》报道,61岁的前日本国家队主帅冈田武史正式宣布了自己退休的决定。
对于冈田武史,他教练生涯的最后7年紧紧和中国联系在一起。
2011年12月,冈田来到中国,成为了杭州绿城队的主帅,自此也开启了这位名帅的中国之旅。
2012年10月,当时在中国生活将近一年的冈田武史在《日本经济新闻》开设了名为“中国细见”的专栏,通过一个在中国居住的日本人的视野,每月为日本读者呈现有关他自己对中国足球现状、中日文化异同等问题的感悟。
在他的文章中,冈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国足坛存在的家长式管理以及干涉球队战术的弊端,在球队建设方面,冈田也表达了对中国全运会拥有如此重要地位的不解。
在冈田退休之际,我们节选了部分专栏。从他的文字中,我们能读懂真实的中国足球。
冈田武史指挥绿城。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2012.11.2】
从杭州绿城的“门禁”说起
中国球员很懒惰吗
实际在中国,我听到看到的“和日本听到的不太一样啊”这样的事不在少数。我一直在尝试着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的真相并努力和大家进行交流。
我从一些在中国有执教经验的同行那里听到了“中国的球员都较为懒惰,所以一定要一直盯着他们”这样的建议。
但是,来了之后我发觉并不是这样。
当然,中国球员的职业素养确实还是有所欠缺。但比起说球员们懈怠,不如说包含教练员在内的一些周边环境对球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不仅是二线队,就连一线主力球员也是住在基地,公私两面受着俱乐部的完全管理。
我觉得这样会妨碍工作和生活的切换,就找了几个一线队的主力球员谈话说“你们搬到外面去住怎么样”。之后,队员们被告知“门禁时间”制度被废除。做这些的目的是要促使球员有“自立”的想法。
中国教练组的工作人员被我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俱乐部老板和总经理说:“太乱来了!这样做的话是要出大事的!”我反击说:“关住球员反而才会出大事!”
冈田武史指导球员。
职业球员需自我思考
训练中也有让我大吃一惊的事。训练是上午10点开始,必威体育。如果在日本的话,球员们早就已经出现在场地上,踢着球、慢跑、拉伸运动,各自做着热身了。
日本的球员是因为喜欢足球而成为职业选手,是只要场地上有球,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触碰它们的一类人。
中国的选手则不是。即使早早来到训练场,不到开始训练的哨声响起,他们的屁股不会离开板凳。大家缺乏“今天也让我们大家一起加油”的气氛,只是单纯的因为训练才聚集到一起的感觉。
训练中被要求的训练虽然一定都会完成,但是只要训练一结束,大家也都准时离场。留下来加练的选手也没有。完全没有让我感觉到他们“踢足球是快乐”的感觉。
废除门禁之后,我和队员说:“从现在开始什么时候回寝室,空余时间做什么你们作为职业球员自己去判断。”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放任不管。得到的一些情报信息我也会在会议上反复和队员强调、教育。
比如,在球员宿舍里有非常完备的健身和放松设施。中国的工作人员提出希望制定比如几点到几点之间可以进入设施的建议。而我却说,“这样的事应该让球员自己去考虑”,并适当给予了中方工作人员及队员相应的建议。
饮食也是,必威体育。什么时候应该摄取什么样的营养才能让身体取得需要的能量这也是一门学问。比赛前适当的饮食是什么,不能吃的是什么,这些也应该是球员自己应该取舍和把握的问题。
去卡拉ok唱歌没有问题。但是,比赛日之前的那天去卡拉ok的话第二天还踢得动吗
我举了一些例子,然后让球员自己判断去自由管理自己。其中也举了一些绝对不允许违反的事项。比如迟到就是其中之一,并特别强调了“如果违反了,后果自负”这样严厉的话语。
但是,训练迟到还是成了家常便饭。一次两次的话用罚款可以处罚,但是第三次的话我就会对队员说“你可以不用来训练了”,并把他降入预备队。
无论是主场还是客场,都会在比赛前一天入住宾馆来备战比赛。但是,还是会有选手偷偷溜出去应酬。当我确认XX确实是屡犯之后,就将他踢出球队。
中国的工作人员拼命求情希望手下留情,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球员在我的球队的。
一系列的改革之后,球员们的训练态度也渐渐改变了。
球员想法的改变,好像是因为我这个日本人“不任人唯亲”的做事风格而产生的。和球员交谈中,一些球员没说几句就会说“不管怎么努力我还是不行”的言论。
我试着去找出这些队员说这句话的根据,发现除了他们没有正确的目标和切合实际的行动外,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地域的区别。比如主教练是上海人的话就会重用上海选手,有些教练不太愿意使用和自己不同出身地区的球员。
冈田武史和埃里克森。
只使用有实力的球员
去某地打客场比赛的时候,中国教练组说:“XX的家里人打电话来说希望让XX上场比赛”。
因为是在客场这个省所出的球员,所以想借这个客场有让他衣锦还乡的感觉。
但是,我确并没有理会。对于使用什么选手我的方针非常简单,那就是只使用有实力的球员。
开始不太相信我这个方针的球员渐渐也开始理解了我的想法。某位主力球员这样说到:“冈田主教练太让我佩服了!没有什么关系,不用走什么后门,只要努力训练,表现出让教练信服的实力,就会用我,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教练。”
如果用了那些不靠实力进入阵容的选手,对于那些拼命付出的选手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吧。
我这样的做法可能会让某些人不高兴,这个我也早有觉悟。但是就如我时常对中方教练和球员说的那样,花草如果从上接受肥料和水之后,花草的根茎就不会自由地往土壤下扩展了。
所以对某些人的提拔和爱护也是一样,结局就是球员成为不了职业球员,只能在某些保护之下才能表面上茁壮地成长。
什么亲戚朋友,什么老板喜欢的球员,什么老家是哪里,和我有关吗?优胜劣汰,就才是职业足球。
通过进攻和防守组成的竞技项目,如果选手不能自立、不能自己判断、不能以自己的责任来承担风险的话是不可能获胜的。
我想中国足球也一定有某些方法能让足球更加进步。
冈田武史启程回国时,球迷送机。
【2012.11 .2】
超越中日关系的足球价值
中超联赛有着它独特的俱乐部体系。房地产、金融、电力等不同企业的资产家投入大量资金接管球队就是一个特点。
在经营者独权的管理模式中工作,要向上层进言是非常难的事。结局就是除了和老板直接面谈能决定一些事外,别的决策基本和你无关。反过来也是一样。
下面的人基本就是“不要惹怒老板”、“不要让老板发怒”的态度,虽然这样做能表达对老板的敬意,但是像我这样直言不讳的确实是异类。
在中国的工作中,碰到了在日本难以想象的比赛周期。
在日本,和中国的全运会同一概念的日本国民体育大会,这样的赛事和J联赛俱乐部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中国,省和省的对抗被看做是和奥运会一样的重要比赛。
4年举办一次的全运会也被看做是除奥运会之外中国最大的体育赛事。
之前毫不知情的我被吓得不轻。有24名一线队队员,要从一线队中抽取8人加入到全运队中。且这8人中有3人是在一线队中踢主力的选手。也就是说,如果这样去组成全运队的话,中超的阵容就捉襟见肘了。
“如果从一线队抽调这么多队员的话,那么中超联赛就非常勉强了。而且还有预备队联赛,真的是非常困难。”
我这么说,可领导却这么回答我,“比起中超联赛,比较重要的还是全运会吧。”
在日本的话,绝对是J联赛比国民大会重要。虽说要入乡随俗,但是这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但来到中国,让我再次认识到不更多地去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行的。政治虽说也如此,意识形态间的对立也是需要去调和的。
在这样的冲突和摩擦发生时,一般大众的个人与个人间的交流能起到多大作用不得而知,必威体育,但是比起没有,这样的交流还是有的好。文化和体育就起着这样的作用。
即使只有一瞬间,也会有越过意识形态的对立,找到共鸣的时刻,把这样的瞬间慢慢拉长的话慢慢就会形成共识。我相信这也就是文化和体育所体现出的价值。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